高药价背后的无形推手究竟是谁?

药品,其本质是需要在医师或药剂师指导下购买服用的”商品“,无论是在医院药房还是在零售药店购买,无论是自费还是医保统筹,都赋予其经济属性,此外在无论是在战争、灾难还是医疗救助时其所体现出的“公益“性质,也不足以说明其与粮食、饮水、帐篷、衣褥等商品有何本质上的不同。

  即便如此,药品依旧被”特殊化“,其特殊其实并不表现在主流意识所认为的”药品是特殊的商品“,而是表现在政府对药品价格的全面管制,公立医院则是药价管制的”重灾区“,包括对其药品购进价(即中标价)、零售价(零差率或顺加15%)的双重管制。

  即便如此,政府严苛的管制并不能达到其控制药价、惠民的目的,反而间接或直接的助涨了药价,其逻辑在于,政府通过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确定的价格为”名义价格“,并不是实际的”成交价格“,公立医院会为了得到更多的加成收益(顺加15%)或更多回扣、返利(零差率下尤甚)而优先采购价格更高或运作空间更大(即高于底价10以上)的药品,而那些中标目录里的低价药则更多的是”目录里的传说“或者静静地躺在医院药房的”冷宫“里,低价药(除急救必备用药)的现实意义在于拉低政府中标价和医院采购价的平均值。简而言之,在对药价的严苛管控下,便宜的药买不到,买得到得不便宜,说通过招标集中采购药价降了百分之几十几,那是愚民不是惠民。

  非仅如此,药价虚高的背后是回扣猖獗,回扣猖獗的背后是药物滥用、过度医疗,我们来看几组数据:

  《经济参考报》

  据统计,2014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共收到国家基本药物的不良反应/事件报告52.0万例(占2014年总体报告的39.2%),涉及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病例报告占82.9%,中成药病例报告占17.1%。

  一项“百姓安全用药调查”结果显示,我国不合理用药情况十分严重,约占用药者的12%到32%。全国每年5000多万住院病人中至少有250万人与药物不良反应有关,引起死亡约达19万人之多。

  在不合理用药中,抗菌药物的过度和不合理使用导致的毒副作用和细菌耐药就日趋严重。

  《京华时报》

  中国红十字会统计显示,我国每年医疗损害事件造成约40万人非正常死亡,是交通事故致死人数的4倍。其中,致死原因很大一部分是不安全用药。

  过度、不合理、不安全用药中又有多少是“人为”所致呢?这恐怕又是不能说的秘密了。常言道,恶果乃恶政所致。那么恶政又是谁制定的呢?我们再来看一篇报道,一窥冰山一角。

  《羊城晚报》

  近日,国家卫计委称,由于国内仿制药众多,质量良莠难辨,同时也避免医疗机构因利益驱使而选择高价药,有必要对药品采购限定“一品两规”。

  “一品两规”相争贵者胜?

  “一品两规”之所以引起争议,是因为医院在执行“一品两规”时,已经从同一种药品只用两个厂家产品的做法,演变成了采购一个进口产品和一个国产品种,“一品两规“限制医院采购药品的范围,本质上是给了医疗机构选择高价药的机会,也限制患者选择用药范围,变相地造成医疗费不合理增长,加重患者的负担。

  如在广东的招标中,氟康唑的口服剂型,辉瑞的氟康唑胶囊(50mg),以17.6371元/粒中标,柏赛罗药业生产的氟康唑胶囊0.15g,以0.65元/粒中标,受限“一品两规”,医院就会优先采购外资进口的;又如头孢他啶的注射剂型,葛兰素史克的注射剂(1g),以47.5455元/瓶中标,罗欣药业的头孢他啶注射用无菌粉末(1.5g),以3.288元/瓶中标,外资进口的也会被优先采购。医院往往选择更高价的药品,对于低价药品采购量极少。对企业而言,即使以极低价格中标了,也因为药品规格的不同而受到排斥。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蔡素玉就建议撤销“一品两规”的规定。蔡素玉认为,我国的药品质量和发达国家相比并不存在多大的差距,说我国药品在低水平生产没有依据。相反,实施“一品两规”后,医院只卖进口药和首仿药,这些药品的价格都很贵,限制药品的规格,导致竞争不足,反而会导致药价不合理上涨。

  众所周知,低价药并不等同于劣质药、无效药,高价药也并不等同于特效药、创新药。药品作为商品,其价格应为市场所决定,价格的高与低不能以人为意志所判断。”一品两规“只是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的一个规定,其荒谬也正好映衬了药价管制政策的”荒诞“。如果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和零差率已经成为理顺药价的绊脚石,那么把这块石头磨蹭得再亮、装饰得再美也还是块石头,依然疏通不了道路。那么,有关方为何仍乐此不疲的搞”装修工程“呢?

  我们再来看一篇报道:

  贵州省纪委监察厅网站

  贵州省纪委近日通报了卫生系统不正之风的典型案例。2012年1月至2015年3月,桐梓县卫计局22名党员干部收受茅石等乡镇在春节、中秋、工作检查等期间送的现金及购物卡共计28.14万元。遵义市纪委给予桐梓县政府分管副县长杜隆焰党内警告处分,给予桐梓县政府党组成员(原计生局局长)毕云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桐梓县纪委监察局分别给予茅石镇4名责任人、县卫计局14人党纪政纪处分。

  为了得到更多的上级拨款或者在仕途上更进一步,下级行贿上级,可谓权力层层兑现,但前提是”有权“,有权才使鬼推磨,磨推多了人变鬼。制度之殇?人之殇。